随着冠状病毒大流行使世界运行戛然而止,焦虑的国民要求采取行动,全球各国领导人正在动用行政权,在几乎没有阻力的情况下抓住了实质上的独裁权力。各国政府和人权组织一致认为,这样的非常时期需要采取非常手段。国家需要新的权力来关闭边境、强制隔离和追踪感染者。宪法律师说,许多此类行为都受国际规则的保护。但批评人士称,一些政府以公共卫生危机为借口,攫取与疫情无关的新权力,且没有什么措施来确保他们的新权力不会被滥用。新法律扩大了国家的监控,允许政府无限期拘留人民,并侵犯集会和言论自由,可能会在未来几十年里影响公民的生活、政治和经济。大流行已经重新定义了社会规范。韩国和新加坡的侵入式监控体系在正常情况下会招致谴责,但却因能减缓感染速度而受到称赞。